阴道菌群随着年龄的增长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从仙女宝宝到老仙女,道内的微生态菌群vmb是有所差异的。


据美国 WebMD 医学新闻网(2012-05-11)报道,根据一篇新研究,人类荫道微生物改变并不一定就是菌群不良,健康妇女的菌落组成和多样性会随着时间变化。


接下来,我就来讲讲阴道微生态菌群(VMB)变化。

我已经把一些相关文献标注出来了,防止你们看着看着就点了退出按钮。



新生儿期和儿童期    


新生女婴阴道内是没有菌的,大概在7-8h后,开始出现第一批帮派,主要是葡萄球菌、肠球菌和类白喉杆菌等。

2-3 d 部落首领开始登台,形成纯种状态。仙女宝宝从母体带出来的雌激素还能够维持大部分乳杆菌的生长。


慢慢的,长老雌激素不断消耗,仙女宝宝VMB中乳杆菌的含量开始变少,使得球菌不断称霸,成为优势菌群,荫道酸性环境pH值也逐渐转变为中性或弱碱性。


Jaquiery等以月经初潮前女孩为研究对象,评价了荫道菌群的构成。该研究结果显示:最常见菌种为类白喉棒状杆菌、凝固酶阴性葡萄菌和大肠杆菌(Jaquiery,1999)。


青春期  


随着肾上腺和卵巢功能的成熟,仙女们慢慢长大,就像是人鱼公主渴望着长大后露出水面寻找王子一样,进入了青春期。


传统观点认为:第一次来姨妈之前,VMB为少量兼性厌氧菌,无乳杆菌或极低量乳杆菌。


姨妈来探望的时间基本固定以后,周期性的雌激素分泌糖原,导致首领乳杆菌的数量迅速增加,有了首领威震武林,VMB也能够互相有爱。荫道也就能够相对和谐稳定。

保持阴道的酸性环境,抑制致病菌增殖。

 

Hickey等利用Roche 454焦磷酸测序法检测245份VMB标本(198份10~12岁健康围青春期女童VMB和47份母体VMB),结果显示:

  • 大部分女童在青春早期至中期(尚未初潮阶段),VMB优势菌群为产乳酸细菌(Lactic acidbacteria,LAB),其中乳杆菌(Lactobacillus spp.)含量最丰富:L.crispatus占87/245,L.iners占71/245,L.gasseri占22/245,L.jensenii占8/245。

  • 作者综合Tanner分期和荫道pH值后认为:从TannerⅡ到Tanner Ⅲ,乳腺、性毛的发育均与VMB中LAB的含量和pH值相关,所有围青春期女童荫道pH值均>4.5。

  • 女童VMB结构与母体VMB结构相似,提示基因和环境的交互作用影响VMB的结构,为研究成年女性VMB提供了新视角。


育龄期


月经期VMB变化规律  姨妈来访时, 阴道加德纳尔菌(Gardnerellavaginalis,GV)数量迅速上升,姨妈走时,GV就检测不到,跑的无影无踪了。  


Srinivasan等应用qPCR方法,发现VMB结构随月经的周期性变化发生快速、动态的规律性交替。81%的受试对象(正常女性和BV患者)月经期荫道分泌物中L.jensenii和L.crispatus数量显著下降,GV含量迅速上升(P<0.001)。经期结束,GV含量降至检测不到,提示该变化可能与GV生长需要Fe2+有关。

 


 妊娠期和产褥期 


怀小宝宝的时候,是女性身体状态很特殊的阶段。这个时候,VMB更加稳定,缺乏多样性。可能是都在集中精力关爱小宝宝吧。


妊娠期是母体孕育胎儿的特殊阶段,也是改变VMB宿主环境的绝佳时机。前瞻性研究表明,孕妇VMB更稳定,整个孕期VMB缺乏多样性变化,可能与孕期缺乏激素波动、无月经以及宫颈及荫道分泌物性状和性行为改变相关(马薇,2016)。


此外,孕期阴道内优势乳杆菌可能在建立新生儿上消化道内微生物菌群方面发挥一定作用,避免上行性感染的发生。

 


绝经期和绝经后期  


小仙女变成老仙女,重要的标准是姨妈走了永远不会再回来了。那个时候,自身雌激素水平降低,糖原减少,乳酸杆菌也逐渐退出舞台。阴道pH值上升至6.0~8.0。


所以我们要关爱妈妈,别让她受伤,特别是进入更年期的妈妈,给你介绍对象的时候即使不喜欢也要好好说话。

喜欢乳酸杆菌.png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

0.0426s